第七百零六章 庚帝二十年旧案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第七百零六章庚帝二十年旧案

    这实在太让人惊诧了。

    几个和娄柏昀往来甚密的官员也跟着起身,拱手抱拳行礼后向年轻的帝后表达了臣服之意。

    余下大部分官员虽然都在冷眼旁观,可他们目光微闪,似乎心里都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凤戈继位,长宁封后。

    他们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问这些官员,是真心臣服年轻的皇帝吗?是真的觉得凤戈会是个明君吗?愿意任凤戈差遣吗?愿意把年轻的皇帝视为自己毕生追随之人吗?

    其中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做为朝臣,他们忠君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。可是要问凤戈的个人魅力能否征服诸人,让朝臣们心甘情愿为其所用?恐怕还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今日娄相之举,无疑是打破了这个僵局。

    凤戈缓缓起身,环视诸人。然后沉声说道:“诸位的心意,朕绝不会辜负。若干年后……朕绝不会让诸位后悔今日所言。”

    诸人眼光微凝,娄柏昀为首,跪地谢恩。

    感谢凤戈给了他们大展身手的机会,感谢凤戈是个不拘一格的性子,他们满腔抱负,便要在年轻皇帝的带领下,却实现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跪拜大军。

    大殿一片肃然,一个……十个……二十个……最后殿下跪了乌泱泱一片。

    谢相是最后跪地的,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前一刻他还在殿上讨伐姓娄的,斥责他僭越,不敬帝后呢,怎么下一刻他便跪地行礼,而且帝后的反应……让谢相的心跟着沉了沉。

    娄柏昀的清高在京城几乎能和云驰相媲美。

    谢相不敢招惹云驰,是因为云驰的出身,他身子里流着凤家的血。

    可是姓娄的……只是因为其父位高权重,其父辞官前向庚帝开了口,庚帝很轻松便允了。

    姓娄的年纪轻轻,一越便成了娄相,和他比肩。

    谢相可是摸爬滚打了十几年,这才有了这样的位置。可是姓娄的呢?招几个年轻公子哥在家里吟诗做对,偶尔办个茶会花会,被人赞一声儒雅无双。朝上朝下竟然无人反对,而且继任后,姓娄的做过什么?

    连上朝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    庚帝这几年没精神计较。对姓娄的便睁只眼睛闭只眼睛。

    这在谢相看来完全不负责任,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。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竟然得了年轻皇帝的青睐。

    这见鬼的世道。

    谢相一脸不甘的嘀咕道。谢相抱怨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是两人离的近啊,所以娄柏昀听到了。

    往日他是不屑和姓谢的计较的。他巴不得姓谢的多围着庚帝转几圈,最好转的庚帝眼中只有姓谢的,他才好无事一身轻在家中闲散度日。

    可此一时彼一时。

    “……今日陛下和娘娘盛宴款待臣等,这样良辰美景之时,本不适合说些扫兴的话。可有些话臣不吐不快……臣要弹劾一人,此人身居丞相高位,却不念皇恩,不顾德行。暗中和人勾结。

    借机哄抬京城物价。

    大发国难之财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在京城,远离京城,更是肆无忌惮。以至庚帝二十年冬,数百饥民饿死在街头。”

    庚帝二十年,就是两年前。萧樱倒是听缪小公子提起过,说是那年冬天特别冷,不少地方冻死了人。

    偏偏那年夏天有几个郡还遭了水患,秋粮颗粒无收。

    好在太平郡还算太平,百姓好歹有饭吃,虽然冷的厉害,可是填饱了肚子,似乎人也暖和些。

    不过太平郡外,似乎传出有大股流民南下。

    她闲聊时也和凤戈提起过,凤戈说自己那时候‘醉生梦死’,太平郡的大事小情由殷氏把持着,他这个傀儡能做的也只是不让自己郡里的百姓饿死,至于太平郡外……他便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萧樱不喜欢凤戈那幅自嘲的语气。

    也心疼那时的凤戈,那之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萧樱只知道,庚帝二十年是个灾年,可到底因灾死伤多少人,那灾又闹到何种程度,萧樱便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今天突然听见娄柏昀在殿上提起,不由得目光微沉。她扫视诸人,似乎娄柏昀所为出乎所有的意料。连那几个和他共同进退的官员,脸上也露面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似乎没想到娄柏昀竟然选在这样一个时候,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他弹劾的是谁?似乎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丞相有两人,一个姓谢一个姓娄。如今娄柏昀开口所说的,自然是谢相。

    谢相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姓娄的竟然反咬他一口。他不过说他说话办事有失规矩,同殿为臣,他还是给姓娄的留着面子的。

    而且庚帝二十年的事……

    当时庚帝都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时隔两年了,新皇帝还要追究不成?

    “娄相,说话要讲个证据。当年我是奉旨赈灾……我不敢说自己行事万无一失。几百人冻死街头,要问责。似乎当地县令才是罪魁祸首。至于你说的借机哄抬物价?大灾之年,物价上涨,这道理谁不明白。

    何况我们谢家只有几间铺面,放在京城这样首富云集之地,实在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谢家铺子里所有物价翻上几翻,也影响不了大局。娄相此番指责……好没道理。”

    旧事重提,殿上诸人皆沉默以对。有些胆小的,甚至大气也不敢出,庚帝二十年的事……似乎是个雷,谁也不想去踩。

    萧樱看着这些脑袋低垂,一幅他们不想参合的朝臣,心知其中必有隐情。如果她所猜不差,这件事不止牵连谢相,恐怕……牵扯颇广。

    萧樱看向凤戈。

    凤戈沉默着,脸上神情不辨喜怒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开了口,自然有证据。陛下,臣请陛下替那几百无辜枉死之人昭雪。”

    “庚帝二十年……好的很。谢爱卿,娄爱卿。二位留下,其它诸臣,跪安吧。”朝臣们似乎松了一口气,这时候也不想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热闹固然好看,可也得有命看啊。

    庚帝二十年……实在是个禁*忌话题。

    平日不言不语,也不太管事的娄柏昀第一次要有向朝臣,向皇帝尽忠之意。可一开口,便提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