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、黑死病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“事情调查清楚没有,有没有可能把责任推给反土同盟?”格莱斯顿首相急切的问道

    面对敌人的摸黑,英国政府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没有立即发起反击那是事发突然,他们没有任何准备。

    外交大臣乔治摇了摇头:“我们已经派出专家去现场实地查看过了,从时间上推断,奥斯曼帝国确实有人造瘟疫的嫌疑。

    在事实面前,我们无法替奥斯曼人辩护。俄奥两国正在催促国际联合调查团给出结论,估计明天伦敦的新闻上就可以看到盖棺定论。”

    英国政府没有左右国际调查团结果的能力,要当着反土同盟的面颠倒黑白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黑死病”的威名太盛,即便只是“疑似”也足够吓人。

    现在欧洲各国还指望俄奥防疫工作得力,能够把病毒阻挡在近东地区,免得祸及自身。

    舆论会站那边是明显的事情,大家可顾不上奥斯曼政府是不是被逼的。对这种违反人类道德的事情,欧洲世界是绝对抵制的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,打破了格莱斯顿最后的幻想。这次奥斯曼政府把他们坑惨了,伦敦政府支援奥斯曼物资的事情,被欧洲民众迁怒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或许要不了几天,报纸上就会刊登:伦敦政府出钱出力,为奥斯曼帝国人造“黑死病”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造出来的病毒是不是“黑死病”,这个不重要。反正伦敦政府对奥斯曼帝国的支持,增加了苏丹政府的抵抗时间,确实为人造病毒创造了条件。

    大家只会说:没有英国人提供的物资,近东战争提前几个月就结束了。提前攻破安卡拉,俄军就有能力阻止奥斯曼政府的倒行逆施。

    格莱斯顿清楚现在必须要做点儿什么,要不然到了后面局势很可能会失控。

    “立即组织医疗志愿队,奔赴近东地区控制疫情,再以政府的名义采购一批物资送过去。

    外交部和奥地利人联系,皇家海军愿意派出舰队配合封锁近东地区,向外界表明我们的抗击疫情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格莱斯顿又补充道:“以涉嫌制造黑死病的罪名,逮捕流亡到国内的奥斯曼人,无论身份高低贵贱。”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确定,对坑惨了他们的奥斯曼人,格莱斯顿自然就不会客气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小弟和老大的关系,而是人类和反人类的关系。扯上了“黑死病”,没有任何人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外交大臣乔治提醒道:“首相,医学界尚未确定是不是黑死病,目前还是在怀疑。”

    格莱斯顿摆了摆手:“这不重要,奥斯曼政府人为制造瘟疫总是事实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要的只是一个态度,估计要不了几天,欧洲世界都会掀起反土浪潮,别把我们给殃及到了。

    财政部尽快把账给平了,给奥斯曼帝国物资的是邪恶的资本家,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,我们和奥斯曼人从来都没有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英国政府就是抗击疫情的急先锋。勾结奥斯曼帝国,那是不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给奥斯曼帝国提供物资,那都是无稽之谈,物资明明是出口给波斯的。从反土同盟封锁近东海岸线开始,英土贸易就终止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物资会流向奥斯曼帝国,那都是不法商人为了贪图暴利,才卖给奥斯曼帝国的。

    具体是谁?

    这就要去问波斯政府了,物资都是从波斯流入过去的,和伦敦政府没有任何联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英国人的精彩表演,弗朗茨非常想说:这完全是想多了,现在都忙着控制鼠疫,谁有功夫扯皮?

    就凭这子虚乌有的事情,除了给英国政府添点儿了堵,顺便摸黑一下他们的国际形象外,就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真想要击垮不列颠,那就不是简单的造谣生事,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从不缺乏聪明人,冷静下来就会发现“不列颠的阴谋”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没有别的原因,主要是“瘟疫”不可控,杀起人的时候从来不分敌我、不分高低贵贱。

    欧洲世界倒霉,不列颠也不可能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现在的国际局势,对英国人虽然有几分不和谐,那都只是小问题,远远没到需要同归于尽的地步。

    真要是肆掠起来,估计损失最轻的应该是俄国人。冰雪国度就这么点儿好处,病毒滋生速度、传播速度都要慢一些。

    具体可以参考:过马路被冻死在半道上的小老鼠。

    当年黑死病肆掠欧洲大陆的时候,俄罗斯帝国也有二十多万人丧命,不过对比欧洲世界的2500万,每三个欧洲人就有一个因病见上帝,这个比例还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真要是栽赃英国人,除非奥地利能够调和欧洲各国的矛盾,并且拿出足够的利益诱惑,让大家认定是英国人干的。

    这可比让大家睁着眼睛说瞎话,难度大多了。无论是消除各国之间的矛盾,还是拿出足够的利益,都不是弗朗茨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既然打不死,那就索性不要出手好了。给伦敦政府找点儿事做,让他们乖乖配合控制疫情就对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鼠疫号称杀伤力最大的瘟疫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维也纳政府采取了最严的防疫措施,瘟疫还是找上门来,最先被波及的还是驻扎在近东地区的奥地利士兵。

    从发现第一名感染者开始,此后短短一周之内,就有三百名士兵被感染,并且还在下一周膨胀到了两千人。

    这还是发现疫情及时隔离,并且在军营附近遍布老鼠药的结果,要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