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3章 后会无期,回归神州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重走剑痕,其实很简单。

    以苏越目前对战法的理解程度,他可以很快的领悟这些奥义。

    虽说是史诗战法,但并没有苏越想象中那么难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很复杂。

    真正开始感悟剑痕的时候,苏越也才终于理解,为什么以司徒语这种妖孽的资质,也要六七年才能突破绝世完美体壁垒。

    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部没有任何捷径,只能一步一个脚印,一点一滴累积的战法,只能靠日以继日的苦修来结束。

    类似于无数个线头交织成了疙瘩,得一个又一个的去解开,关键这些丝线还不能有一丁点的破坏,否则就是前功尽弃,从头再来。

    细心,细心,再细心。

    纯粹磨时间。

    这就是这部战法的精髓,苏越大概估计了一下,如果是普通人来修炼,可能穷其一生,也不可能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短短百年,时间根本就不够。

    苏越对自己现在的水平其实也有一个估计,哪怕是他自己要突破,最少也得10年。

    这是最乐观的估计,不可能比这更快。

    苏越得承认,自己的资质不如司徒语。

    这也不是妄自菲薄。

    毕竟生活的文明不一样,在司徒语生活的修真时代,他出生就已经是武者,而且在大自然的适应下,修道者的脑域和普通人也不一样,他们对灵气的感知要更加亲近。

    苏越出生在地球,地跑线就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可能去嫉妒司徒语,也没有妄自菲薄,这种事情嫉妒不来。

    “道友切记,大回天功没有任何捷径可言,从你成就绝世完美体的那一刻,就意味着已经走上了世界上最艰难的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只能靠时间去熬,千万不要妄图去找什么捷径,也不要擅自去修改功法,因为在你之前,因为想修改功法走捷径,已经死了数不清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还有,道友你悟性很好!”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司徒语的剑刃还在苏越身上挥斩,但根本就影响不到苏越分毫,我既世界开启,苏越就是无敌状态。

    之前司徒语还有点担心苏越的感悟力,可随着地面的剑痕逐渐暗淡下去,司徒语心里的担忧也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剑痕呈现一种淡淡的金色,只有苏越将奥义彻底领悟之后,这些金色才会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司徒语镇定下来,可雷业祖却急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进退两难,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十窃灭魂大阵太厉害,他的灵魂体想出去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而苏越现在又运转邪功,竟然连缈韵宗最强首徒都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他黔驴技穷,脑海中没有一点点方向。

    最终,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越逐渐感悟大回天功,逐渐掌握了宇域修真界这部最强传世神通。

    杀!杀!杀!

    雷业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,就是操控司徒语,不断朝着苏越出招。

    他只能赌。

    他希望这个长生大帝的妖术有极限,可以早一点消失。

    只有那样他才能赢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可能早已经放弃了。

    但雷业祖不可能放弃,他是那种必然会战到最后一秒的狠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司徒语道友,我用气血传音,你可以听得到吗?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苏越已经领悟到了结尾。

    他刚才推演出一种方法,尝试着用气血传音给司徒语。

    自己得秘密和司徒语聊两句,关于斩杀雷业祖。

    所有事情都已经结束,是时候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看雷业祖的样子,还是比较生龙活虎,要彻底让他死,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苏越心里还担忧着神州的大战,还想念着家人和恋人。

    自己得早点回去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在领悟道法的时候,竟然还可以一心二用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几秒后,司徒语的声音也出现在苏越脑海。

    而且他在听到苏越传音的时候,表情和眼神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他俩的气血频率截然不同,相差了四个时代,苏越也只是尝试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,司徒语这小子厉害,他几秒时间就复刻出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气血波动,从而达到传音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次他俩商量的事情,毕竟是弄死雷业祖,不方便开诚布公的谈。

    “道友,我其实还有要紧事情,得离开这里,所以我想斩了雷业祖,你有没有什么快速点的办法!”

    苏越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只是试着问一问,司徒语也不一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用传音,是谨慎。

    必须得防着雷业祖,万一他害怕司徒语找到方法,提前废了司徒语,就得不偿失了,所以苏越才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等我一会!”

    闻言,司徒语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也就十几秒后,司徒语回话道:

    “雷业祖现在是灵魂体,在缈韵宗确实有一部诛邪道法,可惜,这部道法必须得用虚斑来催动,然而你是绝世完美体,根本没有虚斑,所以诛邪道法无效。

    “抱歉,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推演过,雷业祖最多半年时间,就可以被你的大阵斩杀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虽然懂诛邪道法,可惜却被贼子控制,根本不可能去杀他。”

    司徒语的话语中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“有虚斑……就可以吗?不是自己的行不行?”

    苏越又问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虚斑,那问题不算严重。

    自己体内还有来自应劫圣子的一根虚斑箭。

    可惜,我既世界复制的虚斑,只能返还给本体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我既世界复制了司徒语的虚斑,就只能对付司徒语有效,如果转头去对付雷业祖,这道虚斑就会失去效果。

    这也是无奈的短板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虚斑就可以,其实虚斑只是一种承载,只要有一点点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你有虚斑所凝聚的法器吗?”

    司徒语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迫切的想让雷业祖死去,毕竟被人当僵尸操控着,是他的耻辱,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。

    “嗯,有!

    “我马上掌握大回天功,道友可以传功了。”

    苏越心里一阵喜悦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诛邪道法会暴露一些特征,我压制不住,所以你感悟的速度要快!

    “不过也别太心急,过犹不及,我觉得雷业祖也不敢直接让我沉睡,因为我是他手里最后的一根稻草。”

    司徒语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明白!”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。

    话落,苏越已经走完了最后一道剑痕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就彻彻底底掌握了大回天功,融会贯通,至于以后的修炼,就只能靠日积月累的时间去打磨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司徒语的剑芒再次斩破大地。

    这一次留下的剑痕,就是诛邪道法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眨眼时间,司徒语就已经斩下七道剑痕。

    “司徒语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候,雷业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他不傻,虽然有点后知后觉,但他不难判断,那是司徒语在传授苏越全新的道术。

    没完了还,在我眼皮子地下一次又一次的搞事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越也一脚踏上了诛邪道法的剑痕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也是真的佩服司徒语,竟然能将战法的奥义汇聚在剑痕之上,这个司徒语绝对是个天才。

    诛邪道法其实不难,和大回天功比起来,甚至可以说是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苏越很快就熟悉了奥义,同时,他身上浮现出了一层紫色氤氲,这就是诛邪道法对灵魂体的致命之处。

    雷业祖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他运转气血,立刻就停止了司徒语的轰击,直接将他召唤回来,得先切断传功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诛邪道法!”

    雷业祖咬牙切齿,一脸愤怒的盯着司徒语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自己竟然被一个僵尸给阴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!

    “但你察觉的有点晚了,诛邪道法我已经传授完成,如果你愤怒的话,就立刻毁了我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司徒语面色平静,一脸不屑的盯着雷业祖。

    “哼,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雷业祖五脏六腑都差点被气炸。

    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越修炼诛邪道法,却什么都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“长生大帝,你是绝世完美体,你不可能有虚斑,而施展诛邪道法需要虚斑,你上当了,你根本就杀不了我!”

    雷业祖又朝着苏越吼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真的是山穷水尽,好不容易召唤出一个大师兄,可却成了送财童子,差点把自己的命都送走。

    这个长生大帝,太可恨。

    沉默!

    苏越面无表情,一步一步,缓缓朝着雷业祖走来。

    在走路的过程中,苏越已经掌握了诛邪道法的一切,但他还要熟悉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雷业祖的威胁,苏越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也会恐惧吗?”

    终于,苏越站在十窃灭魂大阵外,平静的问道,他手里举重一团紫色火焰,犹如一个从九幽而来的索魂者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苏越在雷业祖的眼底深处,看到了一点点恐惧。

    “哼,我雷业祖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恐惧!

    “没有虚斑,你的诛邪气就只能在体内,根本无法释放出来,你不可能杀了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依我看,是你恐惧了吧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急着杀我?是因为无限复活的能力消失?还是因为你肉身虚化的秘术即将消失?

    “你怕了,你才是真正的怕了,你怕你熬不住,你怕我稍后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雷业祖一脸狰狞,随后又放声狂笑。

    他稍微分析了一下,似乎找到了苏越的漏洞。

    同时,雷业祖也庆幸自己没有冲动,没有早早解体司徒语,这个僵尸还有用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然而,回答雷业祖的,并不是苏越的废话,而是一柄虚斑铸造的箭矢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虚斑箭。

    来自于应劫圣子。

    滋滋滋滋滋!

    虚斑箭表面漂浮着一层紫色火焰,就这样穿透了雷业祖的眉心。

    一发入魂。

    毕竟是灵魂体,所以雷业祖并没有血液流淌出来,但很明显,他的灵魂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融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雷业祖抬起眼皮,望着这根刺入眉心的虚斑箭矢,整个人如同坠入深渊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灵魂体的急速流逝,就如江河倾斜,一溃千里。

    要死了。

    雷业祖内心终于绝望。

    他不是害怕这个长生大帝,他是深刻的知道诛邪道法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这是专门针对灵魂体的道术,无往不利,从来都没有失败过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身上一直有个虚斑兵器,可惜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苏越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能感知道雷业祖的气息在急速消失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这个绝世枭雄就会死亡,说实话苏越心里还有点唏嘘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这支箭,它是我亲自锻造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苏越根本没想到,雷业祖下一句话,竟然是来抢夺冠名权。

    脸都不要了?

    咦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不对劲。

    捋一捋。

    虚斑箭矢,来自于应劫圣子。

    而应劫圣子的毕生任务,是复活千年洞世棺里的碧辉洞,所以这支箭矢来自于碧辉洞。

    雷业祖又是被碧辉洞所杀。

    那么这样说起来,这支虚斑箭矢,还真有可能是雷业祖的东西。

    荒唐,但逻辑好像又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一时间,苏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这特么也太巧合了啊。

    被自己铸造的兵器给杀死,这得多悲催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争了一场,没想到又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“我的肉身,就是被这支箭矢所杀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铸造这支箭矢的时候,就差点被炉火吞噬,甚至连手臂都差点被烧没。

    “雷魔降说这是凶器,那时候我不信邪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这真是宿命。”

    雷业祖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临死前,他突然回想起了曾经的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当初铸造这支箭矢的场景,那时候,他无意中得到了一块矿石。

    最后,就有了铸造箭矢,反而差点被炉火所伤的场面,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雷业祖那时候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凄惨结局,但他根本就不信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随着雷业祖的灵魂体稀薄,虚斑箭也开始被腐蚀。

    苏越心里也叹息。

    看来,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虚斑箭矢,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它杀了雷业祖之后,似乎完成了自己的宿命,直接解体了。

    “我大限已到,临死前,想问你几个问题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雷业祖的灵魂即将消失,他突然看着苏越,很真诚的问道。

    可能是人之将死,雷业祖的瞳孔里也没有太多的憎恨,他输得心服口服,这个长生大帝足够强大。

    “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苏越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阳向族现在怎么样了?绝巅是否超过千人?”

    雷业祖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共只有三个,可能很快就会被灭掉。

    “湿境现在根本不是阳向族做主,他们只是八族中的一族,哦,对了,现在是六族。”

    苏越答道。

    “八族?”

    雷业祖眼里是浓浓的不解。

    他以为阳向族绝巅会过千,但三个绝巅,这是在开玩笑吗?

    毕竟在死的时候,阳向族一统湿境,几乎是号令圣地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阳向族,钢骨族,四臂族,双角族,虫头族,刺骨族,掌目族,沸血族,合称湿境八族,不过沸血族和掌目族已经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苏越又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可笑,可笑。

    “那些跳梁小丑,竟然也配和阳向族平起平坐,看来碧辉洞也是个庸才,可笑,可笑!

    “可以介绍一下你们新世界的文明吗?”

    雷业祖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500年前,湿境八族入侵地球,那时候地球没有修道一说,没有一个武者,曾经遭逢灭顶之灾,但500年时间,地球武者从零开始,刻苦修炼,如今已经全面超越湿境,目前更是碾压。

    “大概10年,地球武者可以彻底占领湿境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阳向族由盛转衰的节点,也就是从他们侵略地球开始。”

    苏越也没有太多废话,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地球。

    “厉害啊。

    “能从气血荒芜世界,500年时间追上阳向族,并且把阳向族打成这样,新世界是真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低估了你。”

    雷业祖话落,整个人就成了一阵风,随后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苏越长吁一口气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起,他就感知不高雷业祖的气息了。

    同时,十窃灭魂大阵也烟消云散,毕竟阵核里被镇压的目标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“咦,道友你?”

    苏越感慨了几秒,随后转头一看,司徒语竟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没道理啊。

    雷业祖已经跪了,他的灵魂之力消散,那司徒语也应该烟消云散才对啊。

    “在雷业祖操控我的过程中,我在自己体内布置了一个聚灵阵,所以我利用聚集起来的灵气,还可以存活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我想利用这一点时间,安葬了宗门里的师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,司徒语直接撕裂上身的白袍。

    果然,他的胸膛上有一个圆形的印记,里面聚集着一团浓郁的灵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皮肤不错,和玉石一样白,这是传说中的冷白皮吧,时尚界的宠儿,如果直播带货卖口红,想必赚死了。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想什么呢,动不动就走神,苏越连忙自我批评了自己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司徒语这老哥,也是够阴险的,竟然早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。

    司徒语能多活一会更好,这满地尸体他自己可以去搞,也省的自己去亵渎死者,毕竟别人不一定欢迎自己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并不是洪荒世界的转世强者!

    “宇域修真界其实有很多洪荒时代的印记,你身上并没有那种气息。”

    司徒语突然又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嘛,我随口胡说的,你猜得对。”

    苏越一脸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谎言被戳穿,还是有些蛮尴尬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修真界和洪荒时代接壤,和地球文明差了不知道多少代,能有气息就怪了。

    也就骗骗雷业祖这种半桶水的家伙,毕竟他也没有接触过洪荒时代。

    “往生祭,界之极的事情,你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司徒语开始收拾尸体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用气血神通去统一收拾尸体,而是走到每一具尸体身旁,用肩膀扛起来,最终扛到一个空旷的地带。

    苏越想帮忙,司徒语示意不用。

    随后,他想了想,又朝着苏越问道。

    “往生祭,界之极?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苏越跟在司徒语身旁,原本他想帮忙,被拒绝了之后,还有一点点尴尬,可司徒语的一个问题,让苏越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在裂虚境之上,还有一个所有修士都想争取的上神境。

    “据传,在比荒古还是久远的时代,强者们无所不能,会有最强者突破到上神之境,羽化飞升,最终抵达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修真界,荒古世界,以及更久远的圣人时代,都是因为上神境产生的争斗所毁灭。”

    司徒语道。

    “上神境?

    “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,可往生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