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321】魏锦程母子的结局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魏锦程脸色黑成锅底,本来要去外院的——内院跟喻氏的院子,因为夫妻关系冷淡,他一个月也未会踏足主屋,多数时候都是去了侍妾住的后罩房或者旁边的小院——脚下一转,找喻氏去了,只不过,站在院中,却发现几分冷寂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院子里,不算侍妾之流,伺候他跟喻氏的人加起来,有二十多个。

    “人呢?都死哪儿去了?”在外面就算了,可是这院子里的,身契都是捏在他们夫妻手里的——确切的说是在喻氏手里——也敢给他摆脸色看吗?

    倒是有人匆匆忙忙的跑出来,看到魏锦程,先是吃惊,忙低下头,“二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喻氏呢?”喻氏这是也硬气了,敢明目张胆的无视他了?

    “爷,夫人她昨儿就带着小公子回娘家去了,是侯夫人说,让她带孩子回家住段时间。大部分人夫人都带走了,下面的小丫鬟,也让夫人遣到别处去了,这院子里,除了后罩房,就剩奴婢跟看门的婆子了。”丫鬟低着头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魏锦程这会儿就如同那暴怒的野兽,大吼大叫的一通发泄咒骂,将最恶毒的词汇加诸在喻氏身上,那不是他的妻子,是跟他死敌搅和在一起的仇敌!

    然后忽地转身,死死的盯着丫鬟,一把掐住她脖子,“那你为什么还在,啊?”

    丫鬟抓着他的手,“爷,爷,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她为什么在?因为她不甘一辈子做个丫鬟,依旧嫁给出身贱籍的人,孩子出生后照样是伺候人,所她爬了魏锦程的床,本来是夫人陪嫁的人,在一年前成了大丫鬟,本是被不少人羡慕的,从此被其他人排挤,夫人没将她如何,只是打发到角落里,魏锦程来的时候就去伺候。

    现实的情况,跟她怀揣的美好完全不同,魏锦程几乎不来,她寻常不敢到夫人跟前去,就只能缩在屋子里,而如今魏锦程失势,她也就被夫人毫不犹豫的舍弃了。

    丫鬟或许是明显的感觉到魏锦程现在的不对劲儿,是真的想要杀了她,情急之下,对着魏锦程的眼睛一把挠过去,魏锦程吃痛之下,松了手,丫鬟趁机赶紧跑了,径直的往院子外面跑,一面跑还一面喊,“杀人啦,杀人啦,二爷发疯杀人啦……”

    魏锦程捂着眼睛,“贱人——”

    好在是并没有真的伤到,缓了一会儿,难受劲儿就过去了,还剩下些微微的刺痛。

    魏锦程倒是没做出狂奔而出去抓人的事情,只是眼中充满了阴鸷暴戾,直接去了后罩房。

    后罩房总共住了三个妾室,如今的状况,自然都是人心惶惶,坐在一起,也不勾心斗角了,反而更像是抱团取暖,商议着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人可不是喻氏,她不仅有娘家撑腰,侯夫人跟世子对她都挺好,自然不会为难她,她们嘛,当然也不会被为难,只不过,也不会将她们妥善安排就是了。

    当魏锦程怒气冲冲的进来,几个人吓了一跳,魏锦程二话不说,对着他们就是拳打脚踢,发疯一般的撒气,一开始还只是躲避,终于不堪忍受的时候,开始反击,于是打成一团,女人虽然弱势,但是三个人,魏锦程也只能“顾此失彼”,徒手不能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,不过还有花瓶之类的摆设不是,所以,最终的结果是,三个侍妾没捞到好,魏锦程是头破血流,倒在了地上,眼睛勉力的睁了几下,最终还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股子狠劲儿过去了,三个人也是吓得不行,“怎么办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如何人真死了,她们三个都得跟着陪葬。

    逃?别开玩笑了,从她们进了门,这平阳侯的后院有些地方都不能去,更别说出府了,被抓回来,后果只会更严重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还算镇定,小心翼翼地伸手探了探鼻息,还好,还活着。“我们去找侯夫人,跟她说清楚,或许……”侯夫人跟世子,肯定是恨死魏锦程跟周姨娘了,会帮她们的可能性挺大。

    平阳侯夫人的确插手了,不过也没做太多,就派人过来瞧了瞧,确定死不了,然后将三个侍妾送去了庄子上,当然啦,作为贱妾,不可能是以主子的身份去的,至于住在旁边小院子的的侍妾,就没得搭理。

    至于作为平妻的何初见,多少还是有点特权的,除开这一点,怎么说也还是平阳侯夫人的侄女,昨日在喻氏走后,她也想回娘家瞧瞧,平阳侯夫人晕了。

    魏锦程后来是自己醒过来的,依旧躺在地上,周围已经是静悄悄,这影子还没改变多少,所以这时间倒也不算很长,魏锦程艰难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,出去的时候,正好碰到送吃食过来的下人,见到人,径直的将食盒往地上一放,甩手走人。

    魏锦程看着那食盒,他现在的尊荣,倒是看不出什么脸色,不过几次想要直接将食盒给踹了,想也知道绝对好不到哪里去,不过最后到底还是食欲占了上风,毕竟从昨日开始,就没怎么吃东西,只是将食盒拎进屋里,打开之后,反手就给砸了。

    恼怒之下,魏锦程又将屋子一听乱砸,将所有东西,破坏得不能再破坏了,这才气喘吁吁的罢手,然后离开了平津侯府,他又不是没钱。

    有钱的魏锦程大概是没照照镜子,以至于在外面,引来诸多的围观,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不过兴许是破罐子破摔,他这么好面子的人,竟也硬生生的忍了。

    到了最好的酒楼,一顿胡吃海塞,只不过,在结账的时候,魏锦程是整个人都僵了,钱袋,丢了,边上的小二,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,吃霸王餐,这还得了!

    大家都是文明人,揍,肯定是不能揍的,不过,报上家门,记账上,回头登门要账去呗。

    魏锦程无可奈何,只得说了。

    “哟,平阳侯府的二公子啊,眼拙眼拙,没认出您来,只不过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魏锦程甩袖走人。

    倒是隔壁,如谪仙般的男人,把玩着酒杯,“平阳侯府的?魏亭裕的兄弟?”

    然而,魏亭裕这名字,知道的人,可真的是非常少了,所以,站在旁边的掌柜愣是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说的是谁,略微猜了猜,“三爷说的是平阳侯世子?”

    这倒是让谢三爷意外了,“他在皇城里混得这么差劲儿?”从赵县到皇城,相处的时间也不算少了,魏亭裕的本性可是半点没收敛,身体虽然不好,但那气势,心性却是一等一的,而且到底是侯府世子,没道理籍籍无名。唉,看来他对皇城的关注还是少了点。

    掌柜的就自己知道的那点,捡了些说给谢三爷听。

    谢三爷够了勾唇,很想问一句,确定这跟他认识的人是同一个?

    不过,这一回来,就将庶弟给收拾成这样,果然,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数千里外相遇,也是缘分,备一份礼物,去拜访拜访闻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,闻人家七姑娘后日出阁,她是安国公主的嫡亲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