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9章 这才是我的真面目(2)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星梨长睫轻颤,盯着那只手好久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白真真站在那里,双手握着水果刀柄,呆呆地看向来人,“表、表哥……”牧景洛站着,右手握在刀刃上,指缝间瞬间被鲜血填满,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,低眸看着坐在那里的许星梨,火光映着他的脸,他的唇浅浅抿着,眸子若深海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他看都没看白真真一眼。

    白真真看着他,悲伤欲绝,“表哥,你别再相信她了,她根本不爱你,你知不知道她有本日记,专门记录她要利用你来复仇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牧景洛似没听到一般,连目光都没动一下,只是看着许星梨。

    “表哥,许星梨根本就不是好人,她只是想向我复仇,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你!”

    白真真激动地喊道,双手松开来,整个人脱了力,重重地摔在地上剧烈地咳起来。

    “星梨。”

    他低沉地唤着许星梨的名字,将水果刀取下来,满是鲜血的手垂在身侧。

    许星梨坐在火堆前,呼吸都停顿。

    ……夜,深得可怕。

    车灯照着满地的杂草,许星梨拿出后备箱里的急救包,站在车前,借着车灯给牧景洛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牧景洛站在她面前,眸子沉沉地盯着她,任由她替自己清理血渍。

    许星梨从急救包里拿出纱布,覆上他的手掌,一层一层包扎平整。

    结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走?”

    牧景洛盯着她问道,嗓音低得厉害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许星梨转身靠在引擎盖上,没有看他,低头摆弄自己的袖子,不甚在意地道,“你一直跟着我?”

    他没睡熟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你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牧景洛盯着她平静的侧脸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许星梨笑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牧景洛站在那里盯着她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车灯照得他身上的风衣变了颜色,他的身影立成一道墙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光中,有虫子在胡乱飞舞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牧景洛熬着长久的静默,许星梨却熬不住,她抬起眸看向牧景洛,目光淡漠而冷静,“牧景洛,我们该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牧景洛看着她,英俊的面庞上没有任何意外,只眸子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他问,“什么叫该分手?”

    不是分手吧,不是我要和你分手,而是该分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一个人被蒙上眼睛,捆上双手,囚禁在一栋房子里十个月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吗?”

    许星梨注视着他平静地道,“那十个月,我偶尔会做梦,梦到你来救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就像在说天气一样,他听着,眼底刹那腥红氤氲。

    牧景洛转过身去,看着车灯照出去的光束中飞虫乱舞,不敢再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一天有24个小时,每个小时是60分钟,十个月,我算不清有多少个60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许星梨低笑一声,“你没有来,你始终都没有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牧景洛站着听她再平静的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